作者筱琳子的文章

折翅的天鹅

列车从法国巴黎轰隆穿越德国慕尼黑。才下站,迎面而来的即是炙灼逼人的热焰,直叫人抓狂。所幸这充其量只是个驿站。为了把最美好的都留给压轴 – 音乐之都维也纳,我们只会逗留两天。所以姑且不论第一 […]

米朗琪

记得我去年第一次游欧洲(荷兰,法国巴黎,德国,奥地利维也纳)的时候,对那儿的咖啡充满期待。印象中,除了酒之外,那些“洋鬼”都“嗜咖啡如命”。那种程度仿佛已经到了“我不是在家,就是在前往咖啡馆的路途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