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

闪亮的渔港 – 阿维罗

葡萄牙人都称它为葡萄牙威尼斯。 但我却认为阿维罗根本就缺少了威尼斯的沧桑和老练,它反而具有离威尼斯不远的布拉诺海岛的鲜亮和活泼。

希腊天空之城

旅程是这样开始的。 从一个岛,到另一个岛,我们畅游在蔚蓝洁白又浪漫的爱情海岛屿之间。友人曾提议我前往神秘的天空之城——米特奥拉(Meteora)参观,上网寻找关于米特奥拉的资料时,惊讶地看见约20至400米高垂直耸立的柱形岩石群顶峰上所建造的修道院,真是不可思议。于是,我调整了希腊的行程,决定前往一探这个奇特景观。

慵懒西西里

那个炎热的夏天,连风也开始烦躁的时候,我没有流连繁华的罗马,时尚的米兰,或是优雅的翡冷翠,背着行囊,我决定前往向往已久的西西里。

就是喜欢白

自十八世纪,这里的居民开始把房子漆成白色。一家随着一家,像无法免疫的传染病。我问满头银发的老先生可有特别原因,他笑容可掬地回答:没什么,就是喜欢白。 我一怔,马上折服于如此简洁又专横的答复。 这是我在挪威最难忘的小故事。 47号公路的温情小巴 维京人的故事听多了,让我神经兮兮地做了一个假设–拥有海盗背景及探险精神的挪威人,可能比任何一个北欧族群还要危险。在挪威的一周,我发现挪威人和芬兰人的个性很相像。他们爱惜大自然,珍惜私人空间,彼此客气地留点距离,需要长时间深交才能成为可靠的朋友。 第一次感受挪威人的友善,却是在南部的卡姆岛(Karmøy)。岛上居民热情好客,像春天温暖的风。那时,已经是旅程的尾端了。这样也好,像一部电影有一个美丽结局,再悲情也心满意足。 我的目的地是卡姆岛最南端的白镇斯库德内斯港(Skudeneshavn)。路上,10号巴士司机问我是否要搭顺风车,这样的礼遇在物价昂贵的北欧是很难得的事。司机先生身穿海蓝色制服,太太来自泰国,非常喜欢南洋风情,听见我来自东南亚特别高兴。 巴士走在47号沿海公路,一路南下,接载了刚下课的中学生。看着青涩的学生们,我仿佛回到多年前,穿着白衣蓝裙,搭了公车准备回家。 下午茶时光 抵达斯库德内斯港口已是下午4点多。春天的太阳有用不完的旺盛精力,可以猜测当天的日落会在10点种以后。不急于观光的我,被一家咖啡馆吸引。咖啡馆那么小,那么陈旧,那么杂乱,聊天的声音却又那么亲切。 站在门外已经被热烈欢迎,我一时分不清谁是客是主。银发老先生请我喝咖啡和挪威窝夫(waffle),大婶给我递来果酱餐巾,路过的居民都纷纷停下脚步和我闲聊。 很奇怪,我虽然像一只关在园里的珍奇动物,任由好奇的人参观,但是却没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反而,我因此汇集了许多小故事。 比如说,窝夫在挪威是典型的下午茶点心。银发老先生是咖啡店老板,是21年的老字号,窝夫和果酱远近驰名。比如说,老先生为窝夫特制天然大黄茎 (rhubarb)果酱,从采摘到制作都亲力而为。果酱呈淡橘色,带着一股清香,让我贪婪地吃了一口又一口。 我成了村里的一份子 渔村很小,每一个人都彼此熟悉。我问年轻人都往城市去的心态会不会造成渔村荒芜。他们呵呵笑说不担心,大家对这个小渔村有莫名的感情。 坐在角落头戴鸭舌帽、颈挂老花眼镜的老先生表示,他与家人已离开渔村多年,至今仍然每周三千里迢迢赶回来见老邻居们。 「一周没吃老先生的窝夫就会混身不自在」,身穿蓝色细麻裙子的大婶说。 「我每年都会和太太回乡度假」,奥斯陆大学的数学讲师表示。 老先生让我翻阅15年前的摄影集。连老先生都惊讶,我仿佛是村里的一份子,不只看见了熟悉景色,还能把熟悉的面孔一一认出来。虽然,那些脸孔都年轻许多。 幸福感的白色渔村 渔村位于卡姆岛最南端,十八世纪捕鱼业繁荣,村民建了125间房子和水手村舍。也不知哪一家开始,居民把房子漆成白色,很快变成渔村的风俗。两百多年的老房子维护得很好,是挪威保存最完好的小镇之一。 漆上白色的老房子,在蓝天白云的配搭下,整洁美观。我问银发老先生可有特别原因,他笑容可掬地回答:「没什么,就是喜欢白。」我折服于如此纯粹的答复。喜欢就是喜欢,不用任何理由。老先生也表示,近年来新建的房子已不再坚持白色,红色和绿色的油漆比白色廉价许多,也更容易维护。 走在小村子里,一路上都是身穿工作服、满心欢喜整理家居的居民。他们不在乎油漆沾到裤子上,或泥土弄脏双手。 我相信这白鎮如此美丽,全因为那是自己动手的劳作,不借他人之力。每天浇水除草,亲手呵护家园,每天把值得回味的事细想一遍。生活就不再是花开花谢般简单,而是自那份呵护的情怀中,培育着幸福感。

美丽的烟囱小镇

旅行前不做功课的好处是,当你个意外造访一座美丽小镇,你的震惊力指数绝对是可以达最高点。 我在小镇城门前的公车站下车,一抬头就逼不急待要进入城内。在城门前,就看见了适逢圣诞庆节而设的创意圣诞树设计比赛,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穿过城门,一瞬间就仿佛来到了中古世纪,抬头就看见以青花瓷转的墙门内厅,走过城门,就是鹅卵石子路,两旁都是漆上白漆的可爱小房子,小镇的特别之处,房子都是以黄色或蓝色线条围边,加上许多房子墙上都爬满九重葛,无比好看! 但是这个古镇最引人瞩目的,是家家户户都有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烟囱,从城墙上高角度看去,屋顶上层层叠叠的烟囱,使欧比多斯别具一格于其他古城,难怪被称为葡萄牙最美丽的小城。 我喜欢欧比多斯(Obidos)因为小镇的色彩一点都不耀眼华丽,色调协调的墙散发一种古朴、自然的味道,让人容易亲近多了。 小镇建在山坡,因此有许多迂回弯曲山坡小巷和阶梯,适合漫步体验小镇角落的静谧和让人眼前一亮的窗户布置。 玩家推荐: 欧比多斯很小,足够让你在一天内就步行游览完整个城。但是在这迷人古意的小镇里,不住上一个或两个晚上,确实有些可惜。 在这里不能错过的是站在城堡延绵的高墙上俯视整个山城,迎着风,眼前是一栋栋密集的白色房子,在日落和清晨都呈现不同的色彩和气氛。 樱桃酒是欧比多斯的特产,许多小档口用巧克力制成的杯子装樱桃酒,酒带酸甜味,喝完就可“吃掉”巧克力杯! 欧比多斯传说故事: 欧比多斯,位于葡萄牙里斯本(Lisboa)北边约100公里处,位处海拔80米依山傍海而建的山城。西元前308年就已经有人在此居住,13世纪时,皇后伊莎贝拉来到此处,初见此城非常欢喜,认为欧比杜斯就像珍珠一样镶在大西洋岸边而爱不释手。于是国王阿方索二世将这山城送给皇后,当作为结婚礼物。因为这缘故,此城也被称为“白色婚礼之城”,又有「山谷间的珍珠」之称。 此后欧比多斯一直成为葡萄牙皇后的受封土地,所有的皇后们从中世纪至16世纪之间,都以自己执行法律管理这里。在14世纪时,国王费南度一世还曾大力修复过山顶上的城堡。直到西元1833年为止,这里仍奉行听取皇后的命令,因此也有人称这里为「皇后的村落」。这也造成许多皇室,都选择在此渡过晚年,从此欧比多斯就成为葡萄牙一个宁静和童话象征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