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29公路–往东南亚最高的瀑布

雨夜探访达旺

那是一个12月的夜里。路上下着连绵的细雨,这本来就是东海岸下雨的季节。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开车到了话望生,然后决定从8号公路前往达旺,燃油指示针已下降,心想几十公里路应该没问题,于是就直奔达旺。

来到达旺小镇,时间已接近晚上9点,我开始在这里寻找油站,在寻寻觅觅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一带并没有标准的油站。有的也只是小型商店式的加油小站。而且晚上8点之后就打烊,我在问了好几位路人后,还是无法找到加油站。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后来来到日来望路旁的一间马来小食店。

在这里我认识了正在和家人吃晚餐的阿斯曼(Azman),他指着身边一位PakCik说:“他的店有卖汽油啊!可是关门了!”

阿斯曼在了解我的情况之后就帮我游说Pakcik卖汽油给我,Pakcik说钥匙在他儿子手中,要等一下,阿斯曼建议在这里先吃个晚餐吧!

坐在小店里,我就在继续询问关于住的问题,原来除了达旺的rumah rehat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旅馆了!阿斯曼一家人也是从吉隆坡回到这里,住的是马来民宿,外人很难找到。

认识阿斯曼可说是我探访达旺的另一个收获,热情的他除了为我解答所有对这个地区的问题之外,也告诉了我他与这个地方的渊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原来阿斯曼是一名警察,年轻时被派到达旺来。

“七、八十年代这里是个黑区,共产党活跃的区域。交通不便,要到这里惟有乘火车到达旺,或从瓜拉吉赖乘船进来,道路通了之后就方便多了!”

阿斯曼后来在日来望附近买了一块地,而这块地有个很美的瀑布叫Lata Kertas。

阿斯曼一家人回来参加朋友的婚礼,也顺道度假。以他如此热情的性格,我想达旺与日来望应该有很多朋友。

“记得有一次我急性盲肠发作,那时这里只有诊所,没有医院,最近的医院在瓜拉吉赖,

于是危急之下,我火车站的朋友用他们的巡逻火车载我去瓜拉吉赖,你应该没听过用火车当救护车吧?“

阿斯曼说得很轻松,也很精彩,但这看起来很刺激的画面却说明了交通的确影响了一个地方的民生。

道路开进来之后,一切已有所改善,只是坑坑洞洞的D29号公路因为下雨积水而变得路难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到第二天早上,雨似乎没有停过,在雨中走访雨林的风光果然是感觉很不一样,日来望瀑布与鱼洞同样流着一样的泥黄色水,此时此刻,怎么看都是黄河。

在离开Dabong之前打算在D29路上吃个早餐,恰好阿斯曼就在这里和朋友聊天。

“吃了饭我带你们去看我园里的瀑布”跟阿斯曼还算蛮有缘的。

冒着雨跟着阿斯曼的车来到了Lata Kertas,由于连夜下雨,河上也流着一样的泥黄水,第一次看见Lata  Kertas,我的确无法想象那如白纸般的流水,只是我记下了这个地方,也在雨中拍下她黄色的样子。

告别阿斯曼之后,我开车走回D29号公路,心里想着尽快离开这个雨季。

说说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