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确幸

1

就要离开了。这次的行程有些失算。没想到基于冬天的缘故,几乎天天是雨天。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即领教了自以为电影情节里才有的哗哗寒风扯着瓢泼大雨。那种猝不及防的扫荡,翌日起身仍心有余悸。奈何手中的旅游小册子,实在把“酒杯湾”(Wineglass bay) 描绘得太令人垂涎。据悉它是菲辛那半岛 (Freycinet Peninsula) 的一部分。洁净白沙与湛蓝海水衬托着弧度酷似酒杯型的海滩,在峥嵘耸立的群峰相互辉映下,成了近乎完美的自然景观。单是想像足以叫人心折。就这样,尽管心存隐忧,我们还是硬着头皮,决定勇往直前。

冬天的塔斯马尼亚略显忧郁。偶尔太阳俏皮探头张望,才把怊怅暂驱。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驰骋,沿途风光感觉很“纽西兰”。路上车子实在少得可怜,看到漂亮画面我们大可停在一旁拍照,拍毕又继续往前走;悃沌馋嘴的时候又可歇着买零嘴饮料。一路走走停停,竟也没察觉原来车子已行驶了近200公里。到达山脚的时候,快下午三点了。冬天的塔斯马尼亚,此刻已略见冥冥薄暮。下车问了便利店店员,方得悉从山脚到观景峰尚需约一小时多的时间。如果还想下到酒杯湾的沙滩上那就更甭提了。想到是夜阴影,考量到愈见深浓的暮色以及来得“正是时候”的霏霏细雨,自认冒险精神欠奉的我们,还是无奈投降。数小时的“舟车劳顿”居然换来一场空,简直心灰透顶了。

还是没时间伤心太久,因为天快黑了!加上人生地不熟,忧虑更是疾速加剧。趁尚未全然被夜色笼罩之余,还得迅捷赶回霍巴特的旅馆啊!车子掉头,不到三分钟,突见路旁伫立一指示牌,好像示意有生蚝可吃。唔,反正饥肠辘辘,医好肚子再打算吧!没犹豫太久,我们下车探个究竟。岂知店主冷冷说明只能堂食,不能外带。天色越渐昏暗,刚才的细雨更大一些了,心里正咕哝着这个人怎么这样,这么一个“简陋”小店还要待价而沽。半晌却喜见她松开眉头,终允我们外带。等了约15分钟,一开始冷漠无情的她,亲自把热乎乎的芝士焗生蚝给我们端上之余,还笑吟吟地叫我们慢用。真不巧,雨势“适时”地来个扭大趋向,我嗫嚅着,始终开不了口要求她合照。只见她叮咛我们小心开车后,直奔其“庐舍”去了。

传说中美丽的酒杯湾,我们终究缘悭一面。尽管无法真切体会其内蕴,上天还是让我们尝到了人间温情的一面。车外苍茫一片,滂沱大雨早已致使气温骤降。嘴里是浓香四溢的生蚝,心里是温暖熙煦的阳光。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小确幸吧!酣甜而丰饶的美妙轻轻漾在心尖,喜乐地闪着光。

车子远去的时候,我还频频回头。临别依依,何时旧地重游?

说说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