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来到秘鲁的骆驼:鸽子乌鸦一般般

Peru0008

看到铜像上这只鸽子,让我想起家里的乌鸦。

傍晚时分就会聚集在树梢上(或街灯柱子上),然后对树底下停放的车辆大肆轰炸。包你回到爱车身畔之际,悲嚎不已。隔天把车子送洗,还要稍微破一笔小财。

我暗地里猜想发起巴生谷猎鸦行动的人应该深受其害吧?

其实在秘鲁这些鸽子也是「为害」不浅,但是当地人却不以為意。可能他们比较大度吧?

 

 

说说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