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调私旅】我的童年游戏场

古晋老巴刹是我童年的游戏场。小时候,我喜欢像个跟屁虫一般黏在大舅身後到巴刹逛街串門子、吃碗豆腐花,回家之前再打包几粒烧米,偶尔还外加一袋糖果,那是一个单纯美好的年代。

从外婆家搭5号巴士到市中心,当年的巴士总站就落在OpenAir Market后方,半天的小旅行由此展开,大舅舅通常把行走方向分工作天和周末路线不同。遇上周末就穿过布莊聚集的印度街右转入开裕巷,先停在巷口来一碗木桶婆婆清甜滑口的豆腐花,我边吃边听大人们话家常。

接近晌午,空气间开始隐约流窜着烤饼的香气,不一会只见一位缺颗门牙的大哥哥提着篮子卖烧包来了。那是巷子里一间老饼家的产品,当时80仙不到吃一个,多年以后一个要价近3令吉,然而老味道始终还是街坊解馋寄相思的良方,只是豆腐花婆婆已经迁档至附近的饮食中心,缺牙哥哥也变成中年大叔了。

吃饱喝足之后,随着大舅穿过巷子到另一头的大街上,却是我走来最忐忑的一段路,只因为巷的另一头有几家棺材铺,陈列在店门口的元宝形的棺木,总是会让小小的脑袋里重复出现群魔乱舞的可怕画面。今天在往这儿走,全然不同的气息,零星的文创小铺已经慢慢在街角抽芽萌发了。

走出巷口来到汉阳街,往左是警察局和独立广场,往右看见露天巴刹和电星大厦。越过大马路,沿着商店的五脚基往前走,很短的一段路常常得花上半天,大舅忙着跟店家寒暄瞎聊,我趁机溜进店里探险,每一次都还是刘姥姥进大观园,鞋莊、杂货铺、玩具店、钟表行等逛得不亦乐乎。

既是周末,人潮总是比平常多,尤其接近旧州回教堂前的空地上,当年古晋人口中的Sunday market地点就在这里。周末接近傍晚时分,来自郊区的伊班摊贩,就会背着自家的土产从郊区来赶集。天桥下、大树旁、马路边,大家井然有序的铺毯、翻篓、然后摆摊做生意,动作利落有致,我经常看得入神,像是在观摩一场拼图竞赛一样。

后来,周日市集两度搬迁,最终落脚在古晋对面江、由市政府完整规划的雨盖市场里。今天,这地方被规划成停车场和休闲公园,但我更怀念的是当年回教堂对面、夹杂鱼腥和汗酸味的老所在。

说说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