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下的天堂

rDSC_0550

我闻说这个战火连连的地方在我抵达的两个星期前处于局势紧张的时期,整个城市都在戒严。

我也听说斯里纳卡机场的戒备和检查挺严谨,到处都有军备人员。可是令我意外的,我们非但没有被检查和盘话,反而被很友善情切的机场人员欢迎和接待。

出了机场,找到了船屋安排前来接我们的司机Manooz, 他说他听得懂也只能说简单的英语,一边开车一边给我们解说,现在这个城市还在戒严,人人都不出门。我们发现其实他的英语说得很好,咬词清楚用字简易,这绝对可以满足像我们这样不需要听多多说话的游客。

离开机场一路上每300里处就会出现军人设的临时检查亭,一看我们是游客就免检查。7月炎夏的正中午,沿途的商店每家每户关上门锁,斯里纳卡城冷清得像个荒城,除了军人我们似乎没有再碰上其他车辆和人。直到来到达尔湖的码头,看见许多停靠在岸边的shikara船只和船夫,终算看见了人烟,心也就定下了。

r湖上市场的特色:清一色男人r一排排靠湖边的精致船屋

水上的华丽船屋

上了船来到湖中,才那一水之隔,岸上的冷清和湖上活力简直是两个世界。

达尔湖是世界闻名风光绮丽的地方。来到湖上我们才明白湖上风光万万不能少了哪些华丽的船屋,虽然各艘船屋规模大小不同,但是都非常精美。一艘一艘沿着湖边排列停靠的船屋,仿佛向路过的船只招呼,纷纷分庭抗议。

船屋是湖区的传统,旅游业全盛时期的70-80年代,游客要住宿船屋需要至少6个月前预约。不过印巴冲突后的这些年,斯里纳卡不再像昔日般热闹,游客一少,直接影响了许多以经营船屋旅馆为生的喀什米尔人。

我们住在达尔湖偏离码头的一角,站在船屋前院,一眼就可以望见喜马拉雅山脉。我满心欢喜,因为出发前根本就没有做好旅游功课,能住到开门就见山的清幽环境还真要靠点运气呢!

达尔湖的船屋几乎都是拥胡桃木建造的,耐用且美观。阳台、柱子、窗子全都有精致雕刻的图案。客厅和饭厅都有古董的水晶吊灯,地板上则铺上喀什米尔的地毯。我们住的船屋有4间卧房、一间大客厅、一个饭厅,由于近来的戒严,所以很少游客,于是我们三人就像包起一艘大船屋,由一位船屋经理和一位厨子专门伺候。

 

说说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