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岛上最美丽的家

谢谢同行斯里兰卡的旅伴,让我邂逅当代建筑大师——Geoffrey Bawa(杰弗利。巴瓦),让我这个行外人,看到了建筑设计的生命,可以用一辈子来成就。

O

大状变身建筑师

古称锡兰国的斯里兰卡,战略性的地理位置和当年频密的经贸往来,让它在历史上经常被提起,经历过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地的殖民统治,如此丰富的历史与人文轨迹, 在这个这岛国上造就了当代杰出斯里兰卡建筑师 Geoffrey Bawa。

巴瓦来自律师世家,父亲是有着英国血统的穆斯林,母亲则为欧洲及当地僧伽罗裔混血儿。延续家族事业,巴瓦顺理成章的成为律师,然而一次横跨欧洲的出走旅游经验,让他从此为建筑着迷,更一度因为爱上意大利的田园,而准备在那里定居。

1938年,巴瓦的父母离世,回到家乡继承家族事业之余,也买下了一处废弃的橡胶园坵,准备重新铸造自己当时遗落在意大利的梦想,这地方就叫做Lunuganga Estate。为此,他卸下律师身份,重返校园,38岁的巴瓦,终考获建筑师的执业资格。回国后,他接管当年实习的建筑事务所,并广邀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入驻,因此这家事务所的建筑作品,特色鲜明,成为当斯里兰卡结合传统与现代的样板建筑。巴瓦与伙伴们的著名作品分布世界各地,但是重要的代表作依然留在岛国上,让许多建筑专业人士慕名前来朝圣。

O

岛国上最美丽的家

位于岛国南部的 Geoffrey Bawa故居,介于首都哥伦坡与南部港口城市高勒之间,分别从两地出发,车程大约90分钟。这处占地25英亩,隐藏于乡野小径中的园林庄园,并非随时对外开放,不论住宿或一日游,都必须事先通过电话或网上预约,直接登门绝对有被拒于门外的可能。

O

从高勒(Galle)出发,沿海大道往科伦坡(Colombo)方向行驶大约70公里,车子兜进了岔路,行驶在颠簸的路上,沿途景致从滨海变成村落和农田,最后车子经过一段红泥路,在一处看似大宅的铁栅门前停下来。周围尽是葱郁森林,司机下了车,摇了摇挂在栅门上的铃,半晌来了一位仆人装扮的园区工友领我们入园。如此的门禁森严,更加引起我的好奇,究竟这电影一般的大宅院内,是不是隐藏着什么样的魔法世界。

首先出来接待的是园区的管家,大略介绍了庄园主人的故事,跟着是游园的开始。庄园的位置,原是两座连绵的橡胶丘陵,往西伸入Dedduwa湖,随着湖水的涨落和季节的更替,为这湖边景致添加自然变化的元素。

O

巴瓦的秘密花园

此处原来曾经是英国人的橡胶园以及荷兰人的肉桂花园。巴瓦收购之后,以自身的专业和喜好造园,尽管部分的原林因设计所需被增删,位处斯里兰卡岛上最潮湿、肥沃地段的Lunuganga,依然像是天然的生态教室,尤其在东边的小丘和稻田往后,即是岛国上仅存的热带雨林——辛哈勒加森林保护区。

园内最早的建筑,是湖边的一座平房,巴瓦入住之后,开始大兴土木,重新布置,仅仅这一座小屋保留了原来的模样,包括回廊、阳台和庭院。碍于经济的考量,今天所见的庭院景观,并非一次完成,修建过程中,还一度因为到英国游学暂缓,其中员工的宿舍、为客人而建的“花园居”、哥德式的庭院、别具巧思的亭台,大部分都成型于20世纪70年代之后。

O

除了几幢主体建筑,我更感兴趣的是院内的造景,不论是一个转角、一座雕像或是一处凉亭,从任何方向、在任何时间望去,根本就是立体的画卷,唯有踱步其中,才能充分体会空间变幻的魅力,主人的心思创意,可见一斑。据说当年,主人巴瓦随着心情、天气,选择园内不同的角落,或修身养性、或朋友聚首,更有趣的是,每一处据点,都有不同的钟,发出不同的声音,方便巴瓦使唤仆人时,可以辨别是在园内的哪一个角落。 我特别喜欢园内的一座人工湖,从山丘上下往看,呈蝴蝶状,湖内栽满莲花,蝶身是个赏莲的步道,尽头有个亭台,就这么坐着,赏心悦目。

O

有人在游园之后这么形容:“这里像是被驯化的荒野,是光影的舞台,是心灵的花园。”这一座庄园,今天已经成为建筑专业人士朝圣的重要据点,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后进。巴瓦并没有对整个修筑的过程做记录,仅能从访客的留言中,重新拼凑当年的零星过程。目前,庄园由所属的基金会负责打理,并对外开放,付费参观或入园住宿。

O

如果你问我:“ 什么叫做艺术?”  我的答案是:“ 当一个人很用心、很执着的在做一件事情,过程或结果,就是艺术,它并非一定是歌、书画诗,因为艺术本来就源自于生活。” 这位斯里兰卡的一代大师,用他对建筑设计的热情,和不懈的努力,耕耘了岛国上最美丽的家,不仅圆了自己当年的梦,也为当代建筑艺术留下精彩的印记。

Lunguganga Estate

园址:Dedduwa,Haburugala,Bentota

网址:www.lunuganga.com

电话: +94344287056

说说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