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

会安的黑夜与白昼

黑夜 夕阳急速落至地平线,你沿着秋盆河旁的道路走,古城开始亮起五彩的绸布灯笼。摊商在河畔架好一张张桌椅,摆上写着价钱的招牌,生意就地展开。摊位一直延伸,卖的几乎都是大同小异的小吃:高楼面、鸡饭、烤肉……正值晚餐时间,一位难求呢!你是有点饿了,但始终忍不住把视线移向昏黄的灯笼光线。不论是尖翘中式屋瓦、雕花木门、或是被漆成鹅黄色的建筑,都因灯笼的光辉而生姿不少。尤其是透过各色绸缎所散发出的朦胧美,果真太浪漫了! 街道充斥着人群,还原了这座古城昔日的繁荣。不同的是,现在的商业模式不再是贸易,而是仰赖观光发展而出的。无论老建筑的前身为何,如今已被各式古朴小店、餐厅或咖啡厅所取代。随意闲晃,你想继续寻找推动这座古城的动力来源。终于累了,你找了咖啡厅,在露天座位歇一会儿,更想看看川流不息的人潮。你忽然发现这时候的风是柔和而清凉的,白天的燥热已一扫而光。 交接 想起黑夜与白昼交接的刹那芳华 你期盼拥有留住时光的魔法 乍见白昼向内掉头 迎来一脸的黑 你忙着翻阅天空 灰霾之中 依稀可以保持微醺 把月光删除了 看岁月哗哗而过 你才发现 那些掠过的身影 曾经和你如此靠近 却也还是走远了   白昼 室外的空气混杂着树木和青草的气味。晨起的凉风、飞舞的鸟、远处传来微弱的鸡叫声、挺立的植物……你深深感受到生命的气息。阳光朗朗照耀,灯笼里头那颗炽热的芯已经熄灭,徒留鲜活色彩的外衣,悬浮于古城的大街小巷间。早市的街道热闹滚滚。小贩的吆喝、机车来回穿梭,你偶尔也听见鼻音浓重、声调高亢的越语。 这里有看不完的老房子,大都是两层楼的传统屋舍,都被岁月打磨出一种坚毅的美。几乎每户家门前都种满色彩缤纷的花草植物。外墙被漆成明亮的颜色,把小镇点缀得活泼极了。居民生活惬意,古朴的建筑物及街道样式,和当地的人文风情面貌,让你瞬间来到16到18世纪耐人寻味的时光。漫步于狭长的街道,两旁铺屋少了大城市的繁乱,多了份小镇的清幽和典朴。 早晨的朦胧与清新一般不会维持太久,约莫九点便一扫而空。街道上遍布裁缝店、美食小吃、咖啡馆、绸布灯笼工艺品店、沉香店……你继续寻宝。偶尔走在没有遮荫的步道,只有车轮辗压过尘土的沙沙声,你感受到风的叮咛,它轻轻带来一阵春日的繁华和萌动。 后来你发现,原来这是一场关于美食美景和古老情怀的绮丽之旅。   (摄影_李进福)

走一趟马六甲古城边缘的怀旧路线 Jalan Jawa, Melaka

【你或许没注意到……】到马六甲古城区游玩,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往往是鸡场街。然,鸡场街商业气息浓厚,虽商业元素入驻老城区是无可厚非的,但既然来到老城区,还是希望能找到当地老城生活的印记。其实,走到鸡场街的尽头,越过Jalan Kampung Pantai,走进爪哇路(Jalan Jawa)的巷弄里,整个环境气氛顿时改变,仿佛走进老城生活的昔日时光隧道里。 餐馆、纪念品店、咖啡馆、民宿等陆续进驻老城区后,以往的老乡们只好退居老城区以外,槟城如此,马六甲和吉隆坡茨厂街也是如此。商业元素进驻是无可厚非的事,这也许可以诠释为将这个时代的新活力植入老城,让他们有一股当代的呼吸与脉搏,让人去楼空的老屋有个重新肯定自我的存在价值。 然而,没有当地人住的老城往往会失去生命力,也会使老城渐渐失去她的独有特质,而今为游客而存在的老店屋,该如何陈列与设计以符合老城的个性,似乎是有关单位应该注重的问题。槟城、马六甲的老城区如今已成了炙手可热的旅游区,也因为这样,景区的民居也渐渐消失了。 但为了能体验这老城独有的昔日情怀,于是我们尝试去找找老城生活的印记。马六甲古城区的荷兰街与鸡场街一带如今已成为游客的天下。 所以,如果要看看古城的老生活步调,就得走到古城的边缘地区,那里也许还可以看见最道地的人文景观。 转入Jalan Jawa之前,有早期的市场名为时代市场,中间是一条走道,左右两旁是小店铺,有几间因为被火烧了而废弃着。我们走入这个小时候最熟悉的木板购物商场,感觉很亲切。 时代市场对面有间马六甲道地罗惹(Rojak)、红豆冰及煎蕊(Cendol),听说高官显贵出巡马六甲,必会在这里品尝这道美味。罗惹店隔壁则是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的办事处。   拐入Jalan Jawa,我们就开始走入古城边缘的旅程,路的两旁传统老店依然经营着几十年的生意。金饰店、理发店,还有旧式酒吧。你或许可以试试到酒吧喝一小杯荔枝酒,再去对面传统的理发店与理发师傅聊聊天,再走到店屋的尽头。拐右边去到路的尽头前有一个别开生面的土地公和土地婆神龛,左边过桥就可去到鬼门关,并进入古城区的范围。 左边桥下有个河边的摄影景点,向前就是Dataran Kampung Jawa广场,这里有间沙爹专卖店,由马来人经营的沙爹除了鸡肉和牛肉,其他动物的肉类也可在这里吃得到。沙爹店对面有间木板小店,做木屐的老板娘可以根据客户的脚的尺寸来量身定制。再往前走,左边就是藤制品的专卖店,往前左转就是Jalan Kee Aun,这是马六甲的金店街。 沿着Jalan Kampung Jawa来到路的尽头,这里就是马六甲早年的购物市场,许多学生上课的衣服和书包都能一次过在这里采购,所以这座广场也被称为马六甲的谷中城(Mid Valley)。这段短短的Jalan Kampung Jawa之行变得更加深入民间。我们不像在旅游,反而比较像在跟老街坊们天南地北地闲聊。从这里可折回头走过奈何桥,经过鬼门关,就进入了马六甲的繁忙古城。    

山与海最美丽的邂逅——黑山科托尔 Kotor, Montenegro

【这个景点有什么吸引之处?】 科托尔峡湾被视为地中海唯一的峡湾地貌,同时也被选为全球最漂亮的海湾之一,加上绵延千里的山脉与科托尔峡湾相连,英国浪漫诗人拜伦(Lord Byron)曾到访此地时赞叹:“这是陆地与海洋最美的相遇”。 这里目前新崛起的度假点,其优越的地理位置,结合独特的峡湾游艇码头,近年来国际投资在该峡湾兴建私密的度假旅馆,更是Brad Pitt 第一部电影《The dark side of the sun》的拍摄景点,2006年也吸引了007电影《Casino Royale》以此为场景之一。 你不可不知的黑山科托尔古城: 1979年,科托尔曾遭受一次强烈的地震而严重损毁,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协助下,古城才得以恢复旧有的面貌。 为了防御海潮与军事侵袭,古城环有一道高约20 公尺的厚实城墙,西侧临海、东侧是峻岭,南北则各凿一条护城河,仅开北、西、 南面三座城门,顺着山势起伏的城墙则会集于山顶上的碉堡。由城外观望,只隐约看见部分比城墙高的红瓦屋顶、钟楼,和那通往山顶的Z字形山径, 是易守难攻的坚固城池。 老城里尽是小径穿梭,蜿蜒曲折的石板巷弄。建在小巷两旁的房子,充满了古典气息,包括拜占庭式、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巴尔干和西欧风格式的古旧教堂、修道院。 罗马式的圣卢卡斯教堂(Church of St. Luke)和洋葱屋顶的圣尼古拉斯东正教堂( Nicholas Orthodox Church), 互相对立于古城中央的卢卡斯广场,象征着科托尔城内的宗教合谐风景。 顺着陡峻山径(大约1500级阶梯)登上山岭上的碉堡,整座古城和峡湾风情尽收眼帘。 得天独厚三角形的科托尔老城,背靠高山庇荫,前方有蓝海滋润,展现静谧如湖的黑山绿水风光。 关于黑山共和国 亚得里亚海畔的文明古国,中世纪的威尼斯共和国以优越的航运贸易,势力遍及地中海东部沿岸,其中一省阿尔巴尼亚威尼斯,即包含了今日黑山共和国沿海地区。因此,丰富的欧洲文化和艺术同时滋养着科托尔(Kotor)、布德瓦(Budva)等沿海古城,而“Montenegro”更源自古义大利文,“Monte”是山、“Negro”表示黑色,“黑山”则是直接形容船只自海面上所见,拔地而起的连亘黑色山脉。 由于地处欧亚交界,过去曾经历罗马帝国、塞尔维亚、奥图曼土耳其、奥匈帝国等不同时期统治,黑山的前身更是南斯拉夫的六个联邦共和国之一。目前,独立后的黑山共和国虽并非欧盟会员国,不过使用币制为欧元,并以蒙特内哥罗语(Montenegrin)、塞尔维亚语作为境内主要语言。黑山共和国于2010 年年底成为欧盟候选国之一。 黑山共和国由于地貌包含温暖的地中海海岸线,也拥有高约2000公尺的第拿里阿尔卑斯山脉(Dinaric Alps),热爱登山健行的德国人更将此视为夏季健行的口袋名单,而冬天的平价滑雪场也吸引不少游客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