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维也纳
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馆——奥地利维也纳中央咖啡馆 Cafe Central

在UCityGuides 旅遊网站所列的「世界十大美丽咖啡馆」排行榜里,它荣获季军。据说它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许多著名的音乐家,艺术家、剧作家,诗人、文学家、外交官等聚集的地方。听说当年的音乐大师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圆舞曲之王史特劳斯父子等等,都是这家咖啡馆的常客。 在音乐之都维也纳,咖啡和音乐总是如影随行。可以说,除了音乐以外,喝咖啡也是维也纳人的精神象征之一。据说仅是维也纳市区,已经有 2000多家咖啡馆,就算历史悠久的也有50多家,大大小小散落在大街小巷中,各显风情。维也纳名气最大的咖啡馆,正是位于市中心的中央咖啡馆(Café Central)。它开业于1860年,迄今已逾150年的历史。 第一次到维也纳的时候,正值炎夏。我们沿着地图大汗淋漓的摸上门,老天不作美,装修工程正如火如荼进行着。然而,却也因而给了我们另一股动力,造就了第二次的登门造访。冬天的中央咖啡馆,门外排着长龙,我们用过晚餐再前去的时候,人潮依然不减。但因为天气冷,少了份躁动,即使排着队也可以从容不迫。 终于轮到我们的时候,一跨入门槛就看到了奥地利大约19世纪时的著名诗人彼得. 艾顿柏格(Peter Altenberg) 坐在椅子上沉思的塑像。后来才知道,这正是他专属的永久位子。有一句耳熟能详的经典名言: “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我不在咖啡館,就是在前往咖啡館的路上”,正是他的写照。据说他的朋友如果找不到他,只要到此必能寻得他踪影。他几乎天天都在里边写作,喝咖啡,歇息。据闻甚至连他呼出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也在此。可见他对中央咖啡馆的醉心程度有多深。没错,这名 “咖啡馆诗人”简直把这里当成比自己的家还要亲密的落脚处了。 咖啡馆最深处的一面墙上,挂着奥匈帝国的皇帝弗兰茨·约瑟夫(Franz Joseph)以及皇后茜茜公主(Sisi)的巨幅画像。抬头可见如大教堂般的筋樑拱顶,以许多圆石柱支撐着。巍峨的廊柱殷殷往天棚那头延伸,交错成弧度优美的拱型图案,在古典水晶吊灯的搭配下更添妩媚。简言之,哥特式的高顶、流线形拱墙、大理石柱子和金光闪闪的装潢气势磅礴,无一不叫人瞠目结舌。显然,这些华贵的内饰都悠悠流泻着奥地利人的一丝不苟与雍容优雅。 首屈一指的咖啡、蛋糕和甜点正是这里的制胜法宝;而名人效应亦是这里稳如磐石的不二招牌。记得两年前第一次到维也纳的时候,我‘邂逅’了一种叫‘米朗琪’(Melange)的咖啡。它来头可不小,是奥地利的“国粹”,亦是维也纳的咖啡之王。Melange乃混合的意思,而Wiener Melange即维也纳的混合咖啡。论味道的话,如果说我们常喝的拿铁(Latte) 是Espresso 加上大量牛奶;Cappuccino 是 Espresso加上中量牛奶;那Melange 大概就介于这两者之中。它的口感非常细腻柔滑。喜欢浓郁咖啡味的人可能会觉得太淡了一些,不过瘾。但如果试着搭配一块沙赫蛋糕(Sachertorte)(这是一道主要以巧克力和奶油制成的蛋糕,湿软但不甜腻)是挺完美的组合。 当然,咖啡馆橱柜里的蛋糕和甜点在外型上讨巧之极,犹如百花争艳,在视觉上着实营造出非常丰富的色彩冲击。在深具人文气质的咖啡馆里,琴声悠悠流淌、客人细语笑声此起彼落、衣着整洁,笑容可掬的服务生像花蝴蝶般穿巡不歇……这样的时光,即使一个人独处也绝不寂寞。就只是静坐着品一杯香醇咖啡,全心全意感受着空气里缓缓流淌的那一份儒雅、书卷味与艺术气息。这样的人文风情,不是叫人难以抗拒吗? 冷飕飕的冬天,年迈的钢琴师在离我不远处奏着美丽的钢琴小曲。倚在靠窗的位子,我静凝钢琴师写满岁月痕迹的背影,轻啜一口我牵挂了好久的米朗琪,免不了兀自想着,此时此刻我坐着的位置,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莫扎特或是贝多芬的温度。这样的咖啡时光对我而言,不是天大的恩宠吗?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如今的中央咖啡馆早不见昔日的文艺风采,取而代之的是络绎不绝的遊客。也许我们再也听不到当年叱咤风云的名人或政客们的高谈阔论,再也看不见当代音乐家、诗人、艺术家们笔耕不辍把灵感记下的神态。然而,熠熠星光下那些灵魂人物的精神与光芒仍延续不绝,历久弥新。 而落座于此的旅人在品咖之余,必也交织着一份百味杂陈的心情吧?生活不都像咖啡吗?甜苦间杂,苦甜交替。很多很多悠久而耐人寻味的历史,在咖啡香弥漫的空间里,接二连三漾开了……

继续阅读
阡陌上的邂逅

从萨尔斯堡乘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终于抵达了我的梦想国度音乐之都-维也纳 (Vienna)。卸下行李后的第一刻,我们迫不及待地想喝杯咖啡充充电。在这咖啡馆林立的美丽都市,我们对其中一家名为Cafe Landtmann 的情有独钟。据说它自1873年经营至今,深获当地名人雅士青睐。在散发着典雅人文气质的氛围里,我们遇上了一对笑容可掬的夫妻,和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女儿。小女孩很喜欢宝贝,不断抚摸他的头轻声叫”baby, baby…” 我们拍了一些照片。我答应那位太太回来后我会把照片电邮给她,她欣然把写有联络资料的名片交给我后,我们开心挥别。 回来后我十分懊恼,不晓得一时糊涂把名片塞到哪儿了。心焦如焚数天后,我总算在堆积如山的文件里头觅得它倩影。电邮发送后我一直期待她的消息。我想我是真的心急:“她是否还记得我们?抑或一切就此成过眼云烟? 皇天不负苦心人,最终被我盼到了。那位太太很喜欢我所为她发送的照片。同时她也把先生用相机所拍摄的合照传送给我们。可她甚感抱歉,她说照片拍得不理想,因为先生只捕捉到两个小瓜的背影而已。我倒觉得没关系。这样的背影反而为我们预留更多想像空间,不是吗? 这美丽的相遇着实让我觉得,这世上有许多事或许我们可以极力争取,唯独缘分难求。如此浩瀚人海,广袤世界,多少人在擦肩而过中错失了相见的机缘,又有多少人虽碰上了对的选择却又误了时间和地点。缘份这回事,不分距离不分地域。茫茫人海中,我们和小女孩一家人的相遇相知,如斯奇妙。这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无形的连结,是某种必然存在的机缘巧合吧? 著名女作家张爱玲曾对缘分有极妙的解释:"在千百万人中,千百万年间,不早不晚,正好碰上了,然后轻轻地说一句:"嗨,原来你在这!"试问,这种缘份,需要多少个轮回才能经历啊?云聚是缘,云散亦是缘。缘分其实就像可遇不可求的风。缘即如风,来也是缘,去也是缘。已得是缘,未得亦是缘。有者说,“缘,是前生的修炼。诚然,所有一切都有它出现的缘由。感恩因此结缘,逝去的亦不必欷歔。缘来则欢,缘去则散。缘起缘灭,又何须太强求?

继续阅读
喜遇胖叔叔

抵达萨尔斯堡火车站的时候,太阳热情得不得了!汗如雨下的我们,正苦苦思索着该怎么前往距离火车站约20公里的酒店时,红光满面的胖叔叔适时地出现了。提着笨重的行李,操着一口生涩的英文(他来自奥地利的维也纳),见我们一脸茫然无助的样子,他问我们酒店在哪,要不要共乘计程车回酒店,大家可以分担车费等等。在他乡喜遇贵人,我们顿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胖叔叔还没出现之前,我们还有够难堪。我一直坚信奥地利是一个非常美丽的一个国家。岂料萨尔斯堡车站的人个个都好不友善啊!当我们硬着头皮多问一句的时候,他们都把眉头皱得紧紧的,差一点没用扫帚把我们赶走。加上语言不通,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 于是,当胖叔叔建议共乘德士,还自告奋勇和司机接洽的时候,你大概可以想像我么有多感激 。平时自认危机意识颇强的我们,此时此刻已顾不得他会不会和司机巴结,我们会不会遇上骗子等。炙热如火的天气,闹情绪的宝贝,加上得知等巴士尚需一小时,试问这样的现实环境,是不是非得孤注一掷不可? 坐了约半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到了酒店门口。司机很悠哉的坐着吞云吐雾,胖叔叔反而忙不迭地开门下车,狼狈挥汗之余,还要帮我们拿行李及婴儿车。在我们很开心地和他挥手道别,目送车子扬长而去后,我才惊觉我忘了和他拍照留念!啊,气煞我也!我在心里不断嘟哝着,心想我们在这个美丽的小镇上,还会有交集点吗? 结果出乎意料,念力的力量还真不容小觑。两天后,我们居然在公车里遇上了!这回他赶着去火车站,而我赶着去音乐会。人海茫茫,我们竟然还能重遇,对我而言这无非是电影里头刻意安排的情节,怎么它竟然在我现实生活中上演了!这回我岂能错过呢?捉紧时机,我抱着宝贝和他拍了照。他留下维也纳的住址和联络号码后,我们终于再次告别。 什么时候,我再重投维也纳怀抱?再带着宝贝去找胖叔叔?这都不重要了。这位命运为我们安排的贵人,已经是我们在萨尔斯堡遇见最旖旎的风光。  

继续阅读
米朗琪

记得我去年第一次游欧洲(荷兰,法国巴黎,德国,奥地利维也纳)的时候,对那儿的咖啡充满期待。印象中,除了酒之外,那些“洋鬼”都“嗜咖啡如命”。那种程度仿佛已经到了“我不是在家,就是在前往咖啡馆的路途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