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古跡巡礼——亚美尼亚Armenia

作为一个古老的民族,亚美尼亚人自古就立足于高加索以南的山麓之间。历史上,他们曾抵抗军国主义,也曾将自己变为跨域地区的霸主。但在更多时间里,他们都是被强邻压制的弱邦。 叶里温的老城以圆形规划,中轴线上依次分布着共和国广场、国家博物馆、步行街、国家歌剧院、自由广场、大型的纪念建筑阶梯等。漫步在圆形老城内,还会发现到处绿荫大道,居民悠闲坐在公园长凳上,一切与西欧国家的古城无异,还多了一份清幽。   深坑修道院(Khor Virap)是宗教圣地。之所以被称为深坑修道院,主要源于其两处位于地下的房间。其中一间因曾关押过亚美尼亚使徒教会的创始人,以及启蒙者圣格里高利而闻名于世。     亚拉拉特山是亚美尼亚人心中的圣山,深坑修道院的背后即为亚拉拉特山。这是一座在亚美尼亚人心目中无比重要的圣山,国徽正中央的图案就是亚拉拉特山。     亚拉拉特山是亚美尼亚人心中的圣山,深坑修道院的背后即为亚拉拉特山。这是一座在亚美尼亚人心目中无比重要的圣山,自古以来是亚美尼亚人的精神象征,亚美尼亚国徽正中央的图案就是亚拉拉特山。     这座位于山崖上深山幽谷之中的修道院的确很有韵味。资料说,这座修道院最初兴建于9世纪,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大学。Tatev修道院大学的办学标准之高在亚美尼亚是前所未有,直到15世纪,Tatev大学仍然对促进亚美尼亚的科学的进步、宗教、哲学、书籍的发展有着重大的贡献。     Karahunj或ZoratsKarer有占据了7公顷以上的古石头,许多到访的游客都同意此石头遗址与英国的巨石阵非常相似。有人试图解释,这个古老的石头群与数千年前天文观测有关,但由于缺乏资讯和历史记录,至今仍无法找到答案。     塞凡湖是高加索地区最大的高山淡水湖,海拔约1900公尺,气温与水温较低,夏天是避暑胜地。  

衔接深山与城市 III :倘佯鹅唛河

甘榜与河口的寻访之旅结束后,我们驱车沿68号公路北上,进入斯达优森林公园的地区,前往原住民聚居的区域。   在进入森林公园范围后,道路左侧偶尔会看见原住民的房屋,也陆续经过鹅唛原住民医院(Hospital Orang Asli Hospital),以及此行的另一个重点——鹅唛原住民博物馆(Muzium Orang Asli Gombak)。 此博物馆由马来西亚原住民事务局(JHEOA)创办,1987年由板屋整修而成的博物馆,直至1996年完成后才正式交由事务局管理。馆内展示了非常丰富的原住民资料,包含原住民的定义与历史、生活习俗、捕猎方式、婚姻、音乐、房屋模型等。博物馆二楼的展厅则与原住民和政府、早期政局之间的关系相关。   离开博物馆回到68号公路继续北走,沿途经过路 “Kem Sri Raudah”登记处,附近可俯瞰下方相当宽阔的营区 Kem Alang Sedayu 营区。沿着小路继续深入,则可前往各处的度假屋如:The Alias in Gombak、Jungle Lodge Alang Sedayu(下图)等,以及一个有机种植园(Frangipani Organic Farm)。 在森林度假屋前方,则可步行来到一道河流,未知是否仍属于鹅唛河,有着幽静的景观,绿意盎然。  

衔接深山与城市 II :倘佯鹅唛河

上一篇,我们以公共交通工具,从占美清真寺开始往北、探索鹅唛河(Sungai Gombak)的源头。接着,我们驱车沿着68号公路继续北探河源。   沿着68号公路北上,从文良港(Setapak)开始,往北行驶约1.5公里后可往左转入Jalan Kampung Bandar Dalam,此处为Kampung Padang Balang。而附近则有一间马来小学,我们到访时恰好遇见学生下课,显得颇为热闹。 沿着68号公路继续北上行驶约4公里后,一座河上清真寺(Masjid Al-Shariff),就在眼前。 接着回到欣邦迪加(Kampung Simpang Tiga)的黑风洞路(Jalan Batu Caves),也有一个不能错过的地标——水晶山(Bukit Tabur)。 继续沿68号公路北上,经过高架公路(28号公路)后,抵达一座紧靠越鹅唛河的马来甘榜双溪琴清(Kampung Sungai Chinchin)。在此甘榜可一览水晶山以及河上清真寺并置的美景。

衔接深山与城市 I:倘佯鹅唛河

 “生命之河”城市计划是近期热门话题,而我们是否知道它们从何起源,而又流经何处?此次旅程我们由城市中心占美清真寺,一路向北,探寻鹅唛河的源头以及沿路的风景。 首先我们从占美清真寺站(Masjid Jamek)出发,来到占美清真寺观景台(Masjid Jamek Lookout Point),观赏巴生河与鹅唛河的交汇处。独立广场、大钟楼(Sultan Abdul Samad Building)等极具时代特色的建筑均坐落在此,非常值得一访。 随后,可选择以步行前往生命之河的下一站——市中心(Bandaraya)轻快铁站,此处地标为国企十合(Sogo),每日傍晚、周末与假日,商场大门前都会聚集大量人潮,偶尔还会有歌唱表演。 接下来,在市中心站搭轻快铁前往太子商业贸易中心站(PWTC),此站附近亦是生命之河美化计划重点河段。河道附近美化得相当完整,已然规划为新颖的城市休闲区。 接着乘搭轻快铁前往终点站蒂蒂旺沙(Titiwangsa),车站与前几站的地理位置相似,皆坐落在鹅唛河的上方。从轻快铁站跨过鹅唛河天桥到对岸熟食中心(Medan Selara  Damai),一边享受美食一边观赏鹅唛河景观。

舍夫沙万Chefchaouen 备受眷护的蓝城与猫

看山顶那小镇正蓝 舍夫沙万是摩洛哥东北部的一个小山城,建于1471年,原名为Chaouen,15世纪被西班牙人占领时改为Xaouen,后来于1975年正式易名为Chefchaouen。 山城里不论是民宅、小巷或阶梯皆漆上深浅不一的蓝色调,加上山谷里清爽的空气,小镇上淳朴民情,是路途中一面清新的风景。 一座No Photo的城 也许和历史相关,或是宗教的原故,这座城的居民不爱照相。他们有的直接拒绝相机,有的躲着镜头。 和猫的邂逅 蓝城和伊势坦堡一样,是个爱猫之城。让我惊讶的是,这里的猫都来去自由,居民不把猫驯养在家,可是却把猫咪照顾得无微不至。而我在蓝城里,遇见最多的是黑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