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泊的遐想 — Fremantle Fishing Boat Harbour

渔人码头

逛得忘形,快四点了还没吃午餐呢!一心想祭祭五脏庙的我们,走啊走,来到了弗里曼特尔的渔人码头。据悉这个集装箱船码头百多年来一直是柏斯最重要的港口,至今繁忙依旧。大小不一的渔船川梭不停,带来各种新鲜捕捞的渔获。海边码头所展现的旖旎风光跃入眼帘。沿岸各式餐馆一字排开,单是徜徉在外就已被幸福的滋味萦绕。渔港总蕴蓄着朴实。淳朴的气息迎面而来,叫人精神一振。在这,闲适悠哉的脚步才能与徐徐海风和滔滔浪声产生共鸣。

微风轻掠的海面,偶有海鸟翱翔而过。那飞翔的姿态,有些桀骜不驯。它的孤冷,是因为看穿人类眼中的渴望吗?抑或暗讽着我们终日被欲望枷锁拴牢,难以体悟真正的自由?我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仰望晴空,它蓝得如此清丽澄湛,在朵朵云层衬托下还更显风情。如果有一天云不在了,天空是否会孤寂?就好比码头和船只一样,都是恋人吧?来来往往的船只,在海间恣意徜徉,忽而又消失在茫茫烟波中。当船只一一远去后,码头只能在夕阳下独自守候。

我想,码头是否有一种蕴意丰富的意象?生活中,码头被赋予了多重涵义。它是由此岸到彼岸的起点,船则是它的延伸。码头往海面延伸的当儿,人的心不也延伸着?除了无尽遐想,是不是也想把这一大片浩瀚征服,甚至吞噬?另外,码头也像驶向新生的开始。在摆渡的过程中,你总有充裕的时间和空间思考下一步棋。总之到了彼岸,一切就得重新开始。

潮来潮去,码头自然也摆脱不了离愁。古时候人们在渡口送别。两岸分隔,码头顷刻之间化成无尽思念。伫在码头张望着另一端,思念之情流泻不止,又岂是三言两语能交待?对于生活在沿海的人来说,码头更是一种无穷的牵挂。黄昏时分,妻子在渡口上翘首长盼。盼到的欣喜交加,盼不到的只能徒留伤悲……

黄昏的脚步近了。风更大了。落日余晖细微的光影变化和节奏起伏渐渐撒满天幕,海面。 驻足,凝视前方,多么壮丽的夕阳,多么华美的漫天晚霞。是夕阳无限好,还是夕阳无限美?充其量是一种心态吧?远处的轮船,在汪汪大海中不也只是扁舟一叶而已?相比之下,人类似乎连倨傲不逊的理由也没有了……

夕阳下的码头,轻轻向即将消逝的一天叩别。又恢复平静了。忙碌的景象消散后,码头开始期待夜晚的宁谧。想不到这样不着边际的沉湎就让午餐变晚餐了。既然赖在露天咖啡座啜一杯拿铁的午后时光已溜逝,那何不来个色香味俱全的代表性美食-炸鱼薯条,还有更多让味蕾欢快起舞的海鲜类呢?

说说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