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松色下的缅想

绿松色下的缅想

位于澳洲南部的岛屿省分塔斯马尼亚岛首都——霍巴特 ,应该是这个国家第二古老的城市。 话说有所“古今艺术博物馆” (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简称为MONA) 正伫立于此,俨如一个‘珍奇百宝屋‘。说来也惭愧,我们向来对古迹兴致缺缺,至于为什么会来此报到,居然是因为之前没做足功课,没料到来塔斯马尼亚的这几天碰上冬季,雨水天天殷勤报到。哎,看来户外活动得牺牲了。那,能上哪呢?博物馆应该是明智之举吧?避雨之余,又能增广见闻,何乐而不为呢?

上网搜寻资料后,得知名为大卫·沃尔什(David Walsh) 实为澳洲一位职业賭徒与艺术收藏家,同时也是一位特爱与传统背道而驰的学者。他为了开设了这所“古今艺术博物馆”可花了不少钱。就这样,这巨型‘百宝屋’顺理成章的成了他收藏古物、现代艺术品以及国际当代艺术品的小天堂。

刚才提了,走入这个博物馆‘纯属意外’。可能脑袋因为一时被太多镶着深厚文化底蕴与岁月痕迹的文物还有多不胜数的古人往事充塞着,短时间内消化不了。加上博物馆里严禁拍照,基于尊重他人文化,我们只好努力把所见到的每一景物谨慎的装入记忆库里。结果,满脑子‘新视野新见地’出来后,我无意间看到一个落地玻璃窗外纳入了这样一个景致。第一印象即是:好一个‘Turquoise’画面!(后来才知道原来Turquoise这个字來自法语,是土耳其的称呼之一。它大概是一种介乎蓝绿之间,与鸭绿或者青玉神似的韵调。我向来对这个颜色情有独钟,可搔头抓耳一番,仍懊恼着中文方面该怎么个译法?经由谷歌大师指点后总算恍然大悟。噢,是‘绿松色’耶!唔……感觉非常柔和可亲。原来此名恰好取自绿松石,颇有一番意境啊!

忧郁的天空。
冷飕飕的冬风。
碧绿如茵的草坪。
两张黑白椅间隔着方桌:莫道彼情难堪,相视无语中?

是的。冬天的塔斯马尼亚的确孤寂。夜幕快低垂的时候惆怅难免。加上身在异乡,人生地不熟,危机感还有极速攀升的趋势。如果时候还早一些,或许我可以叫一杯热乎乎的咖啡,赖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兀自发獃。当冷风钻入衣襟,感受着历史源远流长的我或许正想着,在漫长的人类社会发展史中,博物馆除了肩负着保存与展示文物的使命,更是人们通过文物与历史的隔空对话、追寻文化根基且引发深度思考与想象的精神空间啊!

如同一部怎么也写不完的百科全书,这个空间除了幽幽叙述着过去,展示着现在,不也预示着未来么?

 

说说你的感觉